中国悬而未决的中东外交政策


 2000年江泽民对以色列的历史性访问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今天中国正锲而不舍地在相互矛盾甚至冲突的需求之间寻求平衡。20004月江对以色列的访问表明北京方面不再认为对以的意识形态对抗符合其利益.但同时,
它又无法疏离自己数十年来长期支持的亚西尔·阿拉法特及全心全意力挺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别忘了中国是反对促成以色列建国的1948年分治决议的国家之一,并直到1992年才开始与特拉维夫建交.所以,在评价中国当前的中东政策时,必须牢记的一个绝对关键是北京认可这个犹太国家的时间还不到二十年.
因此中国政府从根植于革命意识到基于务实政治的政策调整必然经历了一个走势急剧的学习曲线. 今天,中国中东政策的中心目标可用一个词来概括:平衡.

  首先,让我们看看中国与以色列的关系.江于2000年的国事访问不久后,美国发现以色列正在出售精密的航空机载雷达给中国人,于是中以这段新婚燕尔的关系面临了第一个考验.由于华盛顿担心将来有一天与中国发生冲突时此技术可能被用来对付自己,
以色列人这种对彼此之间所谓的特殊关系昭然若揭的背叛果然令其十分火大. 自此,北京与特拉维夫之间的公开军事贸易中止了,但中国知道以色列还有许多与军事无关而价值不菲的技术.怀疑论者可能会认为中国是以两用目的(军用/民用)来衡量以色列的技术的,但很多分析家相信北京对以色列的看法与其对硅谷的看法一模一样. 中国如此渴望取得技术进步,
仅限于纯军事方面的交流可以说是目光短浅的.从地理政治的角度来说,中国还认为中以的升温关系可能冲淡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相应地,以色列很可能也乐于通过展现自己的外交独立来表达其脱离华盛顿的自治.双方无疑都想加强自身对美的有利关系但将单方自由操作作为获得些许影响力的手段并无伤大雅.最后,中国和以色列之间有个值得一提的重要文化渊源.它们分别代表了世界上最古老的两大连续文明.这些文明位于这仅有的两个以千年而不是世纪来记算历史的国家.任何对两种文化都熟悉的人都可以说出它们之间种种惊人的相似,比如对教育, 商业,家庭以及深厚历史感的重视

    中国必须十分谨慎地处理它与以色列之间持续升温的关系,
因为这种关系可能进一步复杂化北京与阿拉伯和海湾地区本已日益复杂的关系.数十年来中国曾经给予了起义的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义勇军强力的支持,但如今中国的务实外交政策需求已完全容不下他们.北京在加温其与以色列和美国的关系的同时也开始冷却与自身曾支持过的各区域极端主义群体的关系.然而,北京的利益之所以脱离阿拉伯极端主义者,并不纯粹是因为加强了和以色列的关系.它还需要团结阿拉伯政府共同面对许多仇视以色列的阿拉伯起义团体

        此外,随着中国的外交利益和公司利益在中东地区的增长,中国对极端主义暴力分子来说同样具有相当的价值.200810,中国的五名石油工人被苏丹伊斯兰叛乱分子绑架继而杀害.这件事强烈反映出了中国的一个新弱点,以及对北京来说为何远离其它自身曾支持过的穆斯林激进组织如此重要.

    阿关系的焦点围绕在石油问题上.作为世界第四大石油进口国,中国目前必须依赖于外来石油供应来保持制造业经济的发展.这种依赖促使了中国进一步撤消以往意识驱使的政策并过渡到务实得多的策略上.我们可以看到实用主义现在被运用到了伊拉克等地区,
中国最近在伊拉克签下了具有开拓意义的三十亿美元的石油协议.这里就是事情变得非常有意思的地方.
相比于对其它伊斯兰国家,中国对伊拉克,伊朗和苏丹的投资越大,就越加深中美之间的矛盾中国对石油及其它原材料的需求违反了美国自身的资源汲取计划以及华盛顿在该地区实现更广阔的地理政治的野心.对于苏丹和伊朗,华盛顿一直试图孤立两国的政府,因而中国对当地的国家政府的支援一直是造成与华盛顿关系紧张的原因.所以在评估对平衡的需求时,中国必须掂量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因为后者可加深中国与该地区的经济政治关系.我之前提及的BBC中国的分析简明地总结这一议题:

       "以色列很想對世界各地發出一個很重要的信息,就是它和中國的關係不比中國和巴勒斯坦等其它中東國家的關係弱,因為中國和中東地區的貿易發展非常迅速,特別在能源方面。所以和以色列的關係可能受到平衡方面的制約。 本台中文部記者高毅曾經在以色列工作,他分析,中國在巴以問題上以前是比較親巴勒斯坦,這也符合中國當時的歷史地位。因為巴勒斯坦也是民族解放運動的一部分,而中國也是支持包括非洲、拉丁美洲這些民族解放運動。高毅解釋,以色列可以說是美國一手扶植起來的,有強大的美國背景,那麼也是跟中國以前的冷戰思維延續下來的。"

        儘管如此, 911事件之後,隨著巴勒斯坦的一些激進組織發起的自殺性爆炸襲擊越來越多,而且很多中國在以色列的務工人員也在這些爆炸襲擊中身亡,中國也開始逐漸地意識到這個恐怖行動對中國自身利益也是不好的。高毅分析,在這個時候中國開始調整了策略。在目前這樣一個狀況下,中國在巴以關係上應該是比較平衡的,中國每年也會派中東特使去巴以進行斡旋,可以說起到這樣一個平衡的作用。

      最后,中国与中东和波斯湾地区的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关系转移回到了后方民众身上.随着国内外伊斯兰群体通过互联网相互联系得越来越紧密,北京在与他们的互动中需要达到微妙的平衡.
09年新疆七七暴乱的余波中,中国政府在描述事件和其认为的操控冲突的所谓黑手时抱着极其谨慎的态度.官方完全否定了该事件与宗教有关的说法(阅读伊斯兰教), 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无法无天的分裂分子身上.然而,如果国外穆斯林界把新疆的骚乱看作是反伊斯兰,那么中国在其目前依赖的产油国家可能要面临新的问题.相反地,北京无疑也认识到,它在阿拉伯,海湾和其它伊斯兰国家的举动正被国内的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口严密监视着.在国内走错一步可能会影响到国际关系,反之亦然. 总之,北京在进一步涉入伊斯兰和中东领域的同时必须巧妙地平衡这些相互矛盾的压力

 

Tags: , , ,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